首页

AD联系:507867812

95凯时国际

时间:2020-02-20 01:54:03 作者:百家乐凯时娱乐samplingid118 浏览量:35271

永久网址😊【8ag8.vip】 95凯时国际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,见下图

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,见下图

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,如下图

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

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如下图

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,如下图

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,见图

95凯时国际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。

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

95凯时国际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

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。

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1.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

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

2.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。

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

3.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。

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

4.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。

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。95凯时国际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博彩群

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

游戏ag

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....

凯时app靠谱吗

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....

注册免费送白菜金游戏平台

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....

风云娱乐网

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....

相关资讯
大发游戏手机版安卓pc

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....

送礼金

陪冯使君游六首·钓罾潭

作者:贯休年代:唐

境静江清无事时,红旌画鹢动渔矶。心期只是行春去,日暮还应待鹤归。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。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。

【注释】:  《钓罾潭》是一首春江独钓的七律。“罾”(ZENG)是鱼网的一种,俗称扳罾;“罾潭”就是江中扳罾捕鱼的深潭。选择此处泛舟垂钓,正如船子和尚所授禅机那样,“垂纶千尺,意在深潭”。因此,此诗除题首着一“钓”字和首联以“渔矶”点题外,始终不在“钓”字上做文章,而只是一味渲染钓境的清幽静雅和景物的优美迷人,造成仙境般的氛围。  诗以“境静江清无事时”领起,这个“境”自然是钓境和禅境的统一,或者说是以钓境为禅境,开头便给人以超尘绝俗之感。“红旌画鹢动渔矶”一句点题,写垂钓者把绘有彩鹢的钓船停在钓矶旁,船上的红旗迎风飘动。一笔带过,点到为止,鱼情钓况一律略而不提。  贯休毕竟没有船子和尚那么超脱。他虽少年出家,身处唐末乱世,却也曾遍访侯门,广事干谒,因此于“无事时”之外尚有“有事”之时,也是很自然的。“心期只是行春去”就表明了他心中所想的事。古时太守于春季时巡视所管州县,督促耕作曰“行春”。贯休没当过太守,却很关心太守的事。这与“日暮还应待鹤归”当然是矛盾的。“白鹤”历来就是得道成仙的象征,佛家也以“鹤树”指佛或佛寺。“待鹤归”自是出家人本色,怎么又想起“行春”之类的俗务呢?贯休就是这么个人。他隐居杭州灵隐寺,曾怀诗拜访吴越王钱镠,诗有“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”之句。钱镠有称帝野心,要他把“十四州”改为“四十州”,才肯接见他。他回答说:“州亦难添,诗亦难改。余孤云野鹤,何天不可飞?”说毕即拂袖而去。这个不正是表现了他“行春”与“待鹤”的内心矛盾吗?  这种内心矛盾只有在垂钓如禅定的境界中才能消解。“风破绮霞山寺出,人歌白雪岛花飞”,正是这位诗僧在大自然怀抱中求得心理平衡的形象化观照。你看他:独倚钓舟,静心息虑,眼望美丽如绘的彩霞被风吹散,从高耸云际的山寺旁流过;高歌一曲《阳春白雪》,虽然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,却也余音袅袅,随着小岛上的落花迎风飞舞、回旋荡漾,岂不是飘飘欲仙了吗?这一联使人领悟了钓境美的极致。  尾联“自怜亦在仙舟上,玉浪翻翻溅草衣”,正是诗僧自我解脱的心理写真。他所追求的终究是一个仙字。从前文的“境静江清”、“红旌画鹢”、“风破绮霞”、“人歌白雪”,到结尾的“玉浪翻翻”,所有意象凝结为“仙舟”的感受。这是禅心独悟的感受,野鹤孤云别有天的感受。....

热门资讯